广州人最后的倔强,坚持说粤语,其实是因为这些

对广州人来说,讲粤语原本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,是除了吃以外,必不可少又家常便饭的事。但放眼当下,会讲、能讲、愿意讲粤语的广州人似乎越来越少。


与此同时,粤语文化在普及和推广时也容易背上“排斥其他语言”的罪名,面临各种“招黑”,甚至因为操着一口“唔咸唔淡”的口音引致一系列粤语和地域“鄙视链”。

不是只有香港口音会被认出来

上两个月,网上曾有一篇讨论广式粤语和港式粤语的热文广泛流传,由此也引发了哪家的粤语才更“正统”的争辩。但事实上,不仅是广式与港式存在差别,就光看广州本地,不同地方的口音也不尽相同。曾经就有粉丝说到:“就算你在广州土生土长,东山口音和西关口音都会不一样。”更别说,南海的邻居——芳村的口音了。

而连广州人自己都学不完的各地粤语口音,更别说外地人。有多少笑梗都是源于外地人说的“塑料粤语”。

比如前阵子的野狼disco,塑料感飞出天际,但依然备受人们的追捧。这个原理就和让东北人学英语一样,意外的可爱。

不过就算广州人面对本地口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但面对香港的粤语还是绰绰有余的。比如到香港便利店里充值八达通,他们就可以自动调整到港式粤语的频道上:“唔该增值一百”。

还记得那篇文章提到:“香港年轻人懒音好重”,以至于听他们说粤语总有一种松松弛驰的感觉。这是因为他们前后鼻音不分,n/l不分,有时候甚至还把韵尾给吞掉。然而,粤语最大的特征就是音调、韵母、韵尾丰富,撇开了这些,便少了抑扬顿挫之感。

语言是顺势而走的“势利眼”

新周刊说:“语言其实是个势利眼,谁有钱有势它就跟谁走。”实际上的确是这样的,历史上的广东最有钱的地带就是广州西关一带。

西关小姐的美名家喻户晓,西关的财力自然也广而播之,于是西关口音成为粤语的标准音,亦是合情合理、毋庸置疑。

后来,因为十三行的往来贸易日渐丰盈,西关早早的就和外来人口说起了“番话”,洋气得很。再后来,香港开埠,大量广府人下港发展,于是广府粤语以极快的速度席卷了香港语言界,成为了当地的主流语言。

如果你很早之前就看过TVB,就一定记得里面明显就是广州西关口音为标准音。

不过后来,随着经济的发展,西关渐渐丧失了首富的地位,而香港因为强盛的经济势头和文化输出,逆袭了原有的西关口音所在的地位。

这就是为什么会有粉丝觉得:现在的广州粤语越来越不“正宗”,就是受到了部分港式粤语的影响。

根据2017年的数据统计表示,母语为单一粤语的比例是78.28%,使用2种或以上语言的比例是90%。大力推广普通话的同时也使得粤语日渐消退,调查显示,52.8%的广州人因此对粤语的未来持有较为悲观的态度。

现在,人们已经不在执着于“口音准不准”,而在于还有多少孩子愿意继续说粤语。

我们执着粤语 但不代表排外

很多人对广州人有一个不好的印象:“总是喜欢说粤语,总有种排外的感觉”。但其实并不是的。其实这一语言现象并不只是出现在广州粤语这,还有潮汕话、客家话、雷州话等等,每方土地的人眷恋自家方言,是人之常情。

就连在知乎高赞帖子“如何看待广东人对粤语的执著?”里,有湖北网友声称:“在东莞生活了8年,不会粤语依然不影响他的生活。”

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语言又不通,难免会有一种人与心都被这个地区排斥在外的感觉。但是后来渐渐习惯了,也就适应了这种环境,也没有觉得什么排斥不排斥了。

而有网友还提出,如果一定要说对方言很执著,那一定不会是广东,因为川渝地区比他们更加执著于方言。就像我平时在路边,询问老广人这条路怎么走时,他们第一句往往会先用粤语回复我,看我说普通话,他们就用蹩脚笨拙的普通话+粤语,跟我解释。

当然也会遇到不会说普通话的老人,但他们也很热情地用手势表现出来给我看。所以,广州的粤语并不是排斥的源头,排斥的源头是你对于这个地方陌生的不安,初来的恐惧。

实际上,粤语除了是本土的方言以外,本身也是语言的一种表达方式,有其独特的身份认同标识,但也有包容性。

无论是哪个地区、哪种口音的粤语,相互之间都理应开放兼容。

正如你很努力地说出一句“蹩脚”的粤语,广州人在被逗笑的同时,也会为你正音。

-end-

博文最后更新时间:
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博客统计

访问量:1822596

博文总数:742 评论总数:538195

原创122 翻译20 转载600